伊利集團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載
zj.png
今日要聞
預判攻關方向 重大科技難題“圖譜”發布
文章來源 : 中國工業新聞網 發布時間 :2019年07月04日 10:05分享到:

■ 中國工業報記者 孟凡君

 

  在 “科技自立”的目標下,我國載人航天、深海探測、高速鐵路、特高壓輸變電、國產航母、殲20、驅逐艦、天眼等取得巨大成績,但科技創新還面臨著 “最為艱難”的漫長征程。6月30日,第二十一屆中國科協年會發布了2019年20個對科學發展具有導向作用、對技術和產業創新具有關鍵作用的前沿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

  2019年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的發布,將為我國在科技領域實現跨越式發展、掌握新一輪全球科技競爭戰略提供支撐,成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實現偉大 “中國夢”的強大助力。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協名譽主席韓啟德評價說: “中國科協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的發布,既和當下的國計民生息息相關,又有面向未來的戰略意義。”

  韓啟德認為,從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可以看出,我國科技創新能力正從“量的積累”向 “質的飛躍”轉變、從 “點的突破”向 “系統能力提升”轉變。 “期待未來能見證這些問題和難題的突破。” 韓啟德表示。

  

抓準科技創新突破口

  人類在征服大自然的漫長歲月中,早就夢想要翱翔天空、漫游深海,但是還有很多未知等待人類不斷探索。探索的過程實際上就是科技創新的過程,而科技創新的前提是提出有價值的科學問題,為研判未來科技發展的趨勢,抓準科技創新突破口,前瞻謀劃戰略制高點提供依據,從而布局前沿科技領域。

  科技創新對于國家健康良性發展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但大量歷史經驗證明,科技創新很大程度上是被逼出來的。一方面是被激烈的市場競爭和危機逼出來的;另一方面是被經濟發展約束條件強化逼出來的。從國際形勢看,我國科技創新外部環境正面臨重大風險挑戰;從國內形勢看,我國在很多高科技領域存在受制于人的 “短板”和 “卡脖子”的地方。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認為, “卡脖子”問題有的是 “迫在眉睫”,有的是 “心腹之患”。

  中國科協表示,我國要加強對科學研究和技術攻關的導向作用。

  中國科協發布的2019年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分別是:暗物質是種能探測到的基本粒子嗎、對激光核聚變新途徑的探索、單原子催化劑的催化反應機理、高能量密度動力電池材料電化學、情緒意識的產生根源、細胞器之間的相互作用、單細胞多組學技術、廢棄物資源生態安全利用技術集成、全智能化植物工廠關鍵技術難題、近地小天體調查及防御與開發問題、大地震機制及其物理預測方法、原創藥物靶標發現的新途徑與新方法、中醫藥臨床療效評價創新方法與技術、人工智能系統的智能生成機理、氫燃料電池動力系統、可再生合成燃料、綠色超聲速民機設計技術、重復使用航天運輸系統設計與評估技術、千米級深豎井全斷面掘進技術、海洋天然氣水合物和油氣一體化勘探開發機理和關鍵工程技術。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匡廷云說: “中國科協評選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對于建設創新型國家、建設科技強國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重大科技難題起到技術引領作用

  只有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我國毫不猶豫選擇 “科技自立”,就是要把主動權、選擇權、議價權掌握在自己手中。從事地球科學研究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劉嘉麒指出: “中國科協征集發布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對推動科學技術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對我國和整個世界都是一個創新的重要機遇。”

  “目前,要明晰國家科技發展所處的方位在哪里,通過這個問題要明晰未來科技發展的前沿方向、趨勢在哪里。” 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學術部副部長劉興平認為。

  實際上,中國科協發布的2019年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在正確研判未來科技發展趨勢、抓準科技創新突破口、前瞻謀劃戰略制高點、布局前沿科技領域,呈上了一份反映科學家呼聲的數據 “圖譜”,可以說代表了我國科技領域真正的 “硬骨頭”。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周守為認為, “解決科學問題、解決技術難題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哪些科學問題、哪些技術難題需要首先攻破是一個更重要的問題。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組織這個活動就是能夠預先研判哪些是重點,能夠起到技術引領作用,能把社會力量集中起來,為科技工作者勁往哪里使提出了方向。”

  

解決科技領域的 “硬骨頭”

  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但科技創新是探索真理、造福人類的事業,偉大而又艱辛,其客觀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目前,當代傳統科學技術及其基本理論開始為我國經濟與社會的高速發展,已經遇到或即將遇到的能源、原材料、環境、天災、教育等領域中一系列重大難題,提供經濟有效的解決方案。

  “從一個小小的芯片到巨大的航母,這里面要解決很多的科學問題和技術難題,解決了這些 ‘硬骨頭’,不僅能改變人類的生活,同時對未來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也會起到支撐和指導作用。”中國工程院院士、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杜善義表示。

  當前,我國比以往任何時代都更加需要充分發揮人才第一資源、創新第一動力作用,切實解決 “基礎研究不夠厚實、創新能力不強、關鍵核心技術短板凸顯”等問題,才能保障經濟體系的系統安全。

  未來,我國每一件 “大國重器”,每一項“超級工程”,都將建立在攻克一個個 “卡脖子”科技難題的基礎上。

  比如, “激光核聚變”是以高功率激光作為驅動器的慣性約束核聚變。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物理學會理事長詹文龍表示, “激光核聚變”將有望解決困擾人類多年的能源問題,還可用于模擬核武器相關過程,可帶來巨大的經濟與社會效益,并保障國家安全。

  比如,地震是一個力學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地質問題,關系到力學、地質兩個大學科結合和融合的問題。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巖石力學與工程學會理事長何滿潮介紹,我國是多震的國家,地震的預報雖然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但國家防震減災、防震抗震工作還是一直在做,以把災害減少到最輕的程度。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物理所研究員沈保根指出,中國科協20個重大科學問題和工程技術難題的發布再一次證明,我國從 “向科學進軍”到 “迎來創新的春天”,從 “占有一席之地”到 “成為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科技大國”。

  沈保根堅信: “我國的創新一定會走在世界的前列。”

編輯 : 任可欣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8842號-2 中國工業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維碼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頂部
扑克K救援彩金